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另版阳光 > qiangui999 > 夢想美文 > 正文

《苦澀的追夢人2》作者 / 李玉凱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19-05-06 19:54 閱讀:次    作品點評
文/李玉凱
 
誦/雪花飛舞
 
第二章酸甜苦辣
 
這天下午,天公不作美!操場內的拔河比賽剛結束,淅淅瀝瀝下起雨來,這可給騎自行車回家吃飯的同學開了個國際玩笑,只能站在教室門口望雨興嘆,在外面觀陣的同學便蜂涌而來,沖進教室,又很快從那里出來。爭先恐后地奔向食堂。不少人還擺著一副沖鋒陷陣的勁頭,高喊著“沖??!沖??!今天走不成了,別回家吃飯了,在食堂吃吧!快點兒吧!呆會兒就沒飯啦!”以在操場當啦啦隊的激情,邊喊邊跑,沖向食堂。很快,校園里狹窄的路上擠滿了奔往食堂的同學們。
 
學生食堂設在學校東面的一所破舊的三間青磚藍瓦房子里,也沒有餐廳。賣飯的時候,伙師們通過敞開的小窗口,手里邊接飯票,邊往外遞飯。不要說細菌、微生物這些肉眼看不見的東西了,就連饅頭上粘著鍋底灰或者伙師藏滿黑灰指甲蓋的手指插進那半熱半涼的湯里,肚子餓得直敲鼓的同學們仍然照吃不誤。
 
學生食堂僅有兩個伙師,卻對付著上百名學生?;鍤?a href="/zhutimeiwen/ziranmeiwen/" target='_blank'>自然十分差勁。盡管食堂有許許多多的地方不符合國家頒發的衛生標準,但正處于青春期的學生們胃口卻相當好,吃著不衛生的東西,身體照樣茁壯成長。比如高文彬,不僅身高增長得飛快,體重也十分喜人。這不能不使按營養學及衛生標準用餐而又經常生病花醫療費的高級人物望洋興嘆,自愧不如——當然,同學們同樣羨慕這些人物的伙食,卻又嘲笑他們的身體。兩者相比,可謂各有千秋。
 
盡管原陡鄉是全縣聞名的大米之鄉,但學生食堂的主食卻從不做米飯,而總是白面饅頭,偶爾也做幾次鹵面,打幾次燒餅,以至于同學們都說學生食堂整天搞“白面恐怖”。只是這白面粉被伙師們加工成饅頭,一出籠就變得又黑又瘦,象被蒸籠蒸出了病似的,有一種不健康的顏色;吃到嘴里酸甜苦辣啥味都有,就是缺乏饅頭味;有時候,還硬梆梆的,能把牙齒種進饅頭里,牢固地氣死勾機都難把牙拔掉。有一點還得時常提防,正吃饅頭時,往往會發現饅頭上有不少牙齒咬過的痕跡,這可不是伙師們的不文明行為,而是老鼠和大家開了個無傷大雅的國際玩笑——在你買饅頭之前,已經替你先品嘗過了。雖然證明這饅頭一定沒有毒,可以放心去吃,但老鼠咬過的饅頭確實讓人惡心,況且弄不好還會被老鼠的口水傳染上什么疾病呢!
 
學校的菜譜自然也比學生的課本好懂好記,不過多少比主食要費點兒心:早上是水煮白菜;上午是水煮蘿卜。有時候下午會有三個菜——一個是水煮白菜,一個是蘿卜煮水;另一個比較復雜,用一個頭號大鐵鍋盛著菜名為:蘿卜熬白菜或白菜熬蘿卜——既讓你回味剛吃過的早餐和午餐,又讓你暢想明天的早餐和午餐,伙師們免費為你提供精神享受。
 
有時候白菜和蘿卜里也會破例放些粉條或豆腐,但這和飄在鍋里的油花一樣,只能說是佐料,少得可憐。明明看到鍋里有,就是盛不到碗里。特別是粉條,眼看著伙師正往碗里盛,卻又沿著他手中的鐵勺子滴溜溜掉到鍋里,驕傲地在湯里飄來飄去,象是為自己逃避死亡而跳舞歡慶,又象是在嘲笑你。
 
據年輕時在原陡鄉一中上過學的張教師、劉教師等人聯合考證:原陡鄉一中學生食堂的菜譜年齡比現在學生的年齡大得多,可謂歷史悠久,富有傳統,而且還很可能繼續源遠流長。以至于教師們一看到那個頭號大鐵鍋,聞到學生食堂飄出來的菜味,胃腸里能驟然翻騰起三十年前的惡心。
 
學校的湯也饒有風味,不僅稀得能照見人影,而且白面好象月球上的嫦娥面對一個飄搖不定的追求者似的,羞答答不能和水溶在一起,人們可以清晰地把面和水分辨出來。等你快喝完湯時,你就會突然發現:這湯真是用的地地道道的黃河水做成的——一半黃沙一半湯。湯喝完了,黃沙也在碗底顯出了真面目。
 
如果將這湯擺到國外的宴席上,不僅能夠使他們品嘗到我們的“校粹”,而且還能讓他們想到自己正享用著中國的黃河水,甚至能夠使他們想到中國的萬里長城——物質享受加精神享受,格外符合洋人的生活情調。既能夠展示中國的驕傲,還會換來大把大把的外匯。中國十三億人口中,至少有十億是具有這種烹調技術的人才。全到外國去,不出半年,別說實現“四化”,恐怕實現“八化”也易如反掌。
 
這湯還有一手絕活——如果哪位同學去晚了,伙師會劈手抓過你的飯碗,咬緊牙關蹩足勁兒,用勺子在湯鍋里狠命攪動幾下,最后用勺把都快攪彎了的鐵勺子,毫不吝嗇地“呼哧呼哧”為你盛一碗“湯”;你的大碗里足有八兩飯渣,象漿糊一樣,即便是將碗口朝下,“湯”里也掉不下幾口湯來,若在太陽底下曬曬,滿可以當干糧吃。
 
伙師也為自己創造的能當撈飯吃的“湯”動了感情,才三十來歲的肖師傅,瞇著眼睛,像沒睡醒似的,頭發亂蓬蓬的,嘴里吊著煙卷,邊抽煙邊往湯里掉煙灰,邊對站在窗口噘著嘴不滿意的同學講起了五八年、五九年,其感觸之情好像他也是從饑荒年代過來的人一樣——
 
“孩子,別噘嘴。五八年、五九年我想喝這么稠的湯還喝不到呢!你來的正是時候,掏了一兩糧票買了一大碗稠湯,你可真聰明——連饅頭也不用買了!真是既經濟又實惠!端走吧孩子,你不是學過《包身工》的課文嗎?那里面有個“蘆柴棒”,總嫌湯稀,你現在卻總嫌湯稠,你們這些人可真難侍候!走吧,想當年紅軍兩萬五千里長征的時候……”
 
話說到這兒,肖師傅也沒了耐心,或者是因紅軍長征的故事誰都知道,他不耐煩地“嘣”地一聲關了賣飯的窗戶,慌慌張張地溜到外面。因為這食堂是危房,隨時都可能發生危險,秧及生命。誰都不愿意在里面多呆一分鐘。
 
逢下雨天吃飯的人多,如果湯不夠,肖師傅用洗臉盆端幾盆涼水往鍋里一兌,升火加熱,抽袋煙的功夫,湯就又夠了。
 
在學校搭伙的同學大多數都很消瘦,可謂女生“苗條若柳絲”,男生“挺拔若勁松”。從營養學角度講,早上吃得好,上午吃得飽,下午吃得少。這樣不易發胖。而同學們卻不想遵循這個規律,頓頓都想吃飽吃好,想讓自己發胖,卻總胖不起來。象高文彬那樣一年增長十公斤的人,正象他一米八五的個頭一樣,在學生中間屈指可數。
 
那些營養過剩而發胖的人不必為肥胖發愁,只要想真心減肥,來原陡鄉一中學校食堂吃上兩個月飯,保證如愿以償,摔掉肥肉,露出美線條。
 
葛貝寧他們幾個運動員來學校洗過臉換上衣服,結伴來到食堂。此時食堂門口象召開萬人聲討大會一樣,人山人海,熱鬧非凡。吵鬧聲、呼嘯聲、吼叫聲、鍋碗瓢盆撞擊聲,匯成一片。數百名學生已經將食堂圍得里三層外三層,一個勁往前擠著推著。
 
女同學也暫時拋棄了嬌羞,托著千金貴體一個勁地往前沖,還機敏地發揮女生的集體效應——團結起來,將周圍那些男生擠到一邊,女生們控制住一個窗口。這樣,女人的天性重新回歸,大家安安靜靜地排隊打飯,還望著附近擠得焦頭爛額、滿頭臭汗的男生,得意地或掩嘴偷笑或哈哈大笑,排著更加整齊的隊列,無形中在諷刺男生的粗野,顯示女生的文靜。
 
如果有些不老實的男生試圖擠到女生控制的窗口買飯,窗口的女生們會立刻堵住他,勇敢地擺出決一死戰的架式,把守好自己的陣地。后面的女生一齊助威。潑辣的女生便搖著碗大叫:“到一邊去!到一邊去!”那陣勢好象是如果男生敢不聽忠告,她們便會用碗砸過去一樣;不太潑辣的女生則雙眼望著天,嘴里大聲嚷嚷著:“厚臉皮,厚臉皮,當個男生來和女生擠。”;十分文靜的女生也會瞪住偷襲者,雙眼發出憤怒的光。
 
那男生面對人多勢眾的女生,真感到“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羞得灰溜溜落荒而逃。
 
在拔河場上經過激烈的角逐后,現在又累又餓。大家在那興致勃勃地議論著今天下午的拔河比賽。
 
田國華興奮地說:“總算把十五班打敗了,以后咱們班學習和體育在學??刪投啦教煜鋁?!”
 
葛貝寧小聲說:“說話小聲點,讓十五班的人聽到了受刺激。
 
田國華看了看周圍十五班的學生,嘿嘿地笑了。
 
從操場回來,十七班的同學個個趾高氣揚,十五班的同學個個象矮了半截。十五班的幾個男生聽到田國華的話也裝著沒聽見,灰溜溜地躲到一邊了。
 
王云領嚷道:“比賽前我就預測我班必勝,十五班必敗。今天打他了一個落花流水。真痛快呀!”
 
高文彬說:“以前在操場練球時,十五班的人總是輕視咱們,說咱們的風涼話,如今風水輪流轉了,十五班栽到咱們腳下了!”在操場踢那么長時間球,他還那樣精力充沛,只是頭上的汗剛洗完,現在又冒出來了,粒粒汗珠在太陽底下特別顯眼。這時十五班的吳丹風風火火地跑了過來。她滿面春風地對葛貝貝說:“明天學??碚沒?,當總冠軍的感覺一定很好。”
 
葛貝寧說:“你們女生也立了汗馬功勞。”朱傳鎖嚷道:“快買飯,快買飯,要餓死人了!”吳丹例行公事地將一把飯票塞給葛貝寧,“一共三斤六兩,買十八個饅頭。”高文彬在一旁嗡聲嗡氣地說:“十幾個女生只吃十八個饅頭,你們是不是在集體減肥呀?”吳丹笑著對高文彬說:“哪能象你,一頓能吃八個饅頭,大肚漢。”
 
“吃得多,干得也好。”葛貝寧在一旁說:“今天人家高文彬在操場上可真為班里立了大功。”“哪比得上你這個小旋風。”高文彬和葛貝寧打趣,“今天在操場上大顯身手,惹得全校女生為你鼓掌。”
 
葛貝寧笑著反擊高文彬:“你怎么知道?看來你邊拉繩邊注意女生的巴掌。下次可得當心,別讓人家拍到你臉上。”
 
大家相互挑逗,笑得前俯后仰。
 
 
 
作者簡介:
 
李玉凱,男,漢族
    另版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