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另版阳光 > qiangui999 > 自然美文 > 正文

林碧 | 蔬菜,從春天開始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19-04-27 17:15 閱讀:次    作品點評
文|林碧
 
春天,當簇簇粉白、桃紅在枝頭跳躍時,各種蔬菜也要粉墨登場了,蟄伏了一個冬天,也攢足了勁,犒賞一下在冬季的凋敝中缺少顏色的餐桌。冬天,雖然有溫室的蔬菜調劑著人們的需求,那不是真味,四季之物,應時才是人間至味。脆生生的水蘿卜、碧綠的小蔥、鮮亮的菠菜,率先換上春裝吹響一聲嘹亮,像戲曲里的花旦,俏皮著、可愛著,一出場便抓住人的眼球,看到這些意態姍然的信使,春天,一場口舌歡饗的菜蔬之旅盛然開啟。
 
我與蔬菜天生氣場相合,只要是青菜,不管味道如何,全部接納,且無任何不適。有人對芫荽、香椿的氣味嚴重排斥,頗有微詞,可我看來,香椿是春天的尤物,滋味曼妙,只在那一小節段它才繽紛耀眼,錯過了,不只是老了不能入口,還要等上一年才能與它重逢。何苦來?趁著它把青春年華向世人炫耀時,就盡情的享用它,不要冷落它吧,嫩芽焯水,和雞蛋攤成黃澄澄的雞蛋餅;拌面條,清香盈口,是不能抵御的珍饈。用菠菜炒黃豆,事先把黃豆浸泡的鼓脹脹時,用姜絲炒它八分熟,再放入粉絲菠菜,三色相間,春天的味道在心頭蕩漾。
 
還有野菜,也是我不能忘卻的心頭好。當詩經里“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的韻律在耳畔回繞時,我束裝提籃到田野里和野菜進行著一年一度的狂歡。幾場春雨灑過,各種野菜爭先恐后的展露著新顏,陽春時節,正是挖野菜的好時機。暖暖的日光浴,和自然觸摸可親,野菜的香氣齊刷刷沖進鼻腔、胸腔,深深的吸一口氣,這沁入臟腑的味道仿佛又逢故舊的感覺。肥嫩的薺菜、苦澀的婆婆丁,是我的最愛,薺菜無論是包餃子、做湯、炒菜,均稱佳妙,婆婆丁洗凈蘸醬吃,既去火又爽口,是春天里佐餐的小清新。如果說春季種植的蔬菜是詩詞里的大家手筆,那這些野菜就是詩詞里的小令,無它也可,卻少了許多情趣和野味。古人也對野菜大加贊譽,有“一飽馨香野菜羹”、“試尋野菜炊春飯”的詩句,“五四”時期的文人,像周作人、林語堂等,都寫過自己家鄉的野菜和兒時的童趣,懷鄉的情緒濃烈坦蕩。
 
春日許許,我愛到菜市場閑逛,踅摸那些時令家珍,春韭、蒜苗、生菜一字排開,這些自家產的小菜我一眼就能辨別,清一色的綠意縈懷,讓人欲罷不能。輕移緩步間,心里已為午餐掂配好了菜,用上好的五花肉和蒜苗一起,炒個香香的回鍋肉,再來個素菜,涼拌茼蒿就好,養眼養胃。行至拐彎處,見一老婦面前擺了幾小捆干菜,一下勾起了記憶中干菜團子的味道,鄉野的氣息瞬時在腦子里撲楞楞展開來,問曰,兩塊錢一把,買了兩把,還不知怎樣安排它,權且作為保留節目吧,我要給予它們隆重的待遇。
 
古人云:“飲食之道,膾不如肉,肉不如蔬,亦以其漸近自然也”,漸近自然,天然少人工,這是蔬的本質,氣味自然純正,舒適怡人,或濃烈、或異香、或辛辣,是它內里散發的氣息,本真不失,聞其味,知其菜,嘗甘苦,潤脾胃。吃素食,是遵循了上古之風,古人力求在自然樸素中尋找一種恒定,食蔬蕨而甘之,是它們的生存狀態和境界,削減對物質的過分依戀,在無欲無求中擷取天然的精華,追求精神上的清遠與通達,這是古人的養生智慧。
 
美食家陸游對飲食講求“粗足”,多吃蔬菜,力求清淡,他喜愛的蔬菜有白菜、芥菜、竹筍、薺菜等,他還親自種菜,主張采來便煮,確保新鮮。“米如玉粒喜新舂,菜出煙畦旋摘供,但使胸中無愧怍,一餐美敵紫駝峰。”崇尚儉樸,戒懼飲食,是陸游的養生之道。縱觀世人,在物質化水平越來越高的同時,獵取“新、奇、鮮”的刺激,在肥膩中肆意饕餮,自然之道、木食根本早已擯棄。味覺舒服了,腸胃卻不適了,“情盼作妖狐未慘,肥甘藏毒鴆猶輕”,揮霍著舌尖上的快感置身體于不顧,那是自損福報。
 
蔬菜是天地的靈秀,許多菜不只怡養身心,還具有藥理作用。芹菜、薺菜、茄子,哪樣不是秉承著“藥食同源”的理念與人們相諧共生的?各種當季菜依時令而生、與時節共長,春夏秋三季各種食材輪番上陣,豐富著三餐的色彩與變化。到了冬季,就稍顯寡淡些,大白菜成了主力軍,別泄氣,它是百味菜,可炒可燉可入餡,在葷與素中輾轉配合,是神一般的存在,在滿桌的繽紛中,于無聲處驚艷全場。國宴上的一道開水白菜,就是見真功夫的金字招牌,看似平淡無奇實則內涵深厚,白菜的魅力不同凡響。
 
每年冬天,我定是要儲存些白菜的,有了它們,我心里不慌,即使天寒地凍、白雪覆蓋時也不怕,一鍋白菜燉豆腐、蝦米白菜湯是對寒冷時節的完美抵抗。去年,我學會了腌酸菜,把白菜的功能用心發揮到極致,當白菜潔白豐腴的身姿被時間改變了模樣時,它又成了另一個自己,更經得起燉、禁得起熬,在人生的百轉千回中,像閱盡滄桑世事后的中年。
 
蔬菜里的植物性,讓它自有一份安穩的靜氣,既不喧鬧也不嘩眾取寵,讓飲食回歸樸素的本質,更貼近生命的真實。清初名士金圣嘆才高絕倫,傳說臨死與兒子相見訣別,和兒子神秘地說:“菠菜與豆腐同食,有燒鵝滋味。”平凡的食物成為生命里最終的洞察與玄妙,人生的頓悟暗喻其中。
 
而我,只想把蔬菜當做身體里的一味藥,刪繁就簡、不離不棄,安靜樸厚地游走在這煙火人間。
 
    另版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