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另版阳光 > www.qiangui999.com > 短篇小說 > 正文

阿懶小哥 | 閨中嘆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19-04-26 11:28 閱讀:次    作品點評
原創:墨上塵事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封建時期的愛情是悲涼的,你愛的那個人有可能終究只是個"陌生人"。在父母施壓和張地主的淫威下,我大膽反抗,等來我朝朝念念的李公子,然而事情結局會向我想象的那樣美好嗎?
 
 
地主老財張老爺家的走狗巧嘴劉媽又來我家了,身后的仆人拎著一只母雞,兩盒子貴福祥的八大件兒,臉上笑吟吟,看得我直犯惡心。
 
“我說姑娘,你就嫁了吧。”劉媽一邊絮叨著,一邊脫鞋自來熟地盤腿上了炕,這動作就好像上自己家的炕頭一樣。“這三五個月,我一趟一趟地擱你家可沒少跑。你瞧瞧,你瞧瞧,我這兩條腿兒都給我跑細了。”劉媽隨說隨拍著自己的兩條腿,仿佛是真的細了一圈一樣。
 
我白了這媒婆一眼,咬著牙講:“那是你自己愿意!”
 
婦人不知趣,仍然絮叨:“好!不說這個。對!是我愿意??墑悄悴豢瓷嬋捶鵜?,人家這一來一回可都是勞廢的人家張老爺的盤纏,每次沒有空手來吧。雞鴨魚肉,各種水果點心你家也沒少吃吧!人家張家圖個啥,我又為個啥?這做人啊,得憑良心!”
 
“我可沒一口吃,你要找,找吃了東西的去。”
 
“什么?!你一口沒吃?!哼,鬼信!”劉媽有點兒哆嗦,“好好好,即便你一口沒吃,你父母該吃了吧,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軟。父母之言,兒女聽之。你家里早就把你許配給了張家,哪有你撒潑打滾的份兒!”婦人嘴上越來越難聽。
 
“你給本姑娘滾出去!滾!”我歇斯底里地指著這個可惡的女人。
 
“哼,我老婆子是上了幾分年紀。”婦人見鬧到這般田地,也便無所顧忌,“今日也是動了少許肝火,但是我懂得個是非黑白,長短曲直。這一晃都半年了,就是賴著不出這個窮家。你覺得是張家不敢搶,還是你家在外邊有什么親戚做了大官?!無非是張家懂得個禮數,人家張老爺是知書達理之人,十二房姨太太,哪個不說張家的好,別給臉不要臉!撕破了臉誰都不好看!”
 
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抓起身邊的剪子就向她刺去,“呦呵!你敢打老娘??!好啊,死妮子這個事兒沒完。軟的不行,看來你是想嘗嘗硬的啊。今兒我就把話撂這兒,張家不娶你,我看誰家敢要你。你生是張家的人,死為張家的鬼。到時候逼急了五花大綁給你綁了去!”
 
媒婆劉媽帶著仆人氣呼呼地摔門走了,只剩下外間屋那兩盒點心還有一只“咯咯”亂叫的母雞。
 
巧嘴劉媽走后,家中再無來客。
 
 
“孩兒啊,我的孩兒。你這是圖啥!你的心思我知道,可是怪就怪爹娘沒給你拼出那份家業,不能遂了你的愿??墑腔八禱乩?,張家可是咱們本地的大戶,即使你視金錢如糞土,可你也得想想我和你娘是不?我們也是年過五十之人,我們后半輩子依靠哪個,又指著哪個在我們百年之后插柳添墳?”父親枯槁的雙手撫摸著我的頭,我腮邊淚就這樣不爭氣地打濕了父親的衣衫,“孩兒啊,我知道你喜歡那個李公子,可這個李生一去就是三年,書也不寫一封,信也沒來半張。早聽人言,這李姓薄命郎早就客死他鄉,成了那孤魂怨鬼。你這般死等,豈不是白白浪費了自己的大好青春!”父親言罷,床邊嘆息。句句如刀,扎人心肺。
 
已至深夜,盈月透過窗欞灑在床頭,清涼如水,洗刷著我紛亂如麻的思緒。我不是不想嫁,我只是想嫁那個如意郎。我與父親口中的李郎乃是同鄉,可算是孩童提手,總角之交,我的心他不能不懂,我倆的事兒,父母也不能不知!狠心的爹娘啊,怎就忍心把我嫁了他人,莫不是貪圖那虛枉的榮華富貴?
 
三年前李郎隨叔父南下經商,說要做出一番事業回來風風光光地娶我??傷酪壞染褪僑?。這三年來,我無不每日思念李郎。怎奈魚歸大海,音空信渺。聞人傳言,在鄰鄉見過李郎,因為賭博耍錢欠一屁股債,已經拉竿要飯;也有人講,在南直隸見過李郎,已是富商巨賈,使奴喚婢,妻妾成群。
 
夜風微涼,吹得我心緒煩亂,我又想起了那晚。那晚他即將南行,那晚我倆郎情妾意互訴衷腸,那晚我倆抱頭痛哭私定終身,也是那晚,我將我清白如玉的身子給了他。
 
明月皎皎,夜風微涼。
 
 
李公子終于回來了!
 
當母親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個朝思暮盼的李公子,我的如意郎回來了!
 
再見時,李郎衣著光鮮,家奴隨行,顯然一副富家子弟形象。我的李公子終于混出個人樣,來風風光光地娶我!
 
父親母親并沒有多言,不約而同同意了我倆的婚事,張家人也沒來阻撓,曾信誓旦旦說“生是張家人,死是張家鬼”的巧嘴劉媽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就好像一場夢,夢醒了夢里的人和事兒也就一下子都消失不見了。
 
“李郎,我就知道你肯定會來娶我的。”
 
李公子看著我笑了笑,沒有言語。
 
吉日已到,一抬小轎,七八個吹鼓手,“嗚啦哇~嗚啦哇~”就這樣我終于如愿以償地踏進了李家的門。拜過天地,獨守洞房,心如脫兔,砰砰亂跳。這一切是這樣的不可思議,我朝思夜想的郎君啊,從今以后你我二人同床共枕,舉案齊眉。思緒紛飛,不覺腮邊便是一片緋紅。
 
入夜,吱呀~門被輕聲推開,有人走了進來,我深埋著發燙的臉,用手局促地摳著衣角。我的郎,李哥,我朝思暮想的那個人,你終于還是來了!蓋頭掀起來,我雙眸帶笑,用炙熱的嘴唇去迎接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張,張老爺……”
 
    另版阳光